我的位置: 龙巢新闻 > 电竞 >

揭秘电子竞技专业:电竞专业教育不是教人打游戏

作者:张溦

2017-09-15

0 0 0

阅读提示:

  近年来,电子竞技受到了资本热捧,高校也开始开设电竞专业。但是从业电竞就是打游戏,电竞专业教育就是教人如何打游戏吗?也许这两条是外界对电子竞技最大的误会。  当电子竞技

  近年来,电子竞技受到了资本热捧,高校也开始开设电竞专业。但是从业电竞就是打游戏,电竞专业教育就是教人如何打游戏吗?也许这两条是外界对电子竞技最大的误会。


01.jpeg


  当电子竞技为产业内外带来可观的红利,为业内个体带来可观的收入,越来越多的人才开始关注到电子竞技,并希望成为行业内的一份子。但俗语讲“隔行如隔山”确然是有道理在其中的,任何职业都具有自己的从业标准和门槛,摸不清门道的外行们也许只有“看热闹”的位置。


  高等专业教育、职业教育等是教育体系中降低入行门槛的常规途径之一。


  2016年9月,教育部在体育类专业中新增加“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的细分专业方向,入行电子竞技似乎有了相对以前更加明确的通途。电子竞技其实和它的母分类“体育”一样,具有狭义和广义两种解释。


  狭义的电子竞技可以单纯的指代通过电竞游戏进行公平对抗。而当把电子竞技上升到行业的维度时,它指代的可以是任何与电子竞技相关的职业。例如俱乐部老板,他的职责其实是管理和决策,但我们可以说他从业电子竞技;再例如赛事执行公司的项目人员,他负责的是具体的赛事执行工作,我们也可以说他从业电子竞技。


  所以说,电子竞技实际上是涵盖范畴很广泛的行业。而外界所关注的“打游戏的人”,就是电竞的职业选手。选手其实就像是体育行业中的职业运动员,他们只是各自相关行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能代表整个大的行业。


  从业电竞不光是打游戏,因此电竞专业教育自然也不是教人打游戏。


  我们可以从与电竞类似的传统体育教育模式说起。


  泾渭分明的传统体育教育体系


  我们都知道体育也是个涵盖广泛的行业,几乎没有人认为“从业体育”就是“打打球、跑跑步”这么简单。从业体育同样可以分为职业运动员和其他周边行业。许多职业运动员的体育生涯在他们幼年时期就开始了,早期的天赋和相关启蒙训练为他们之后的职业生涯打下的良好的基础。


  以我国110米栏名将刘翔为例。据了解,生于1983年的刘翔在二年级的时候,就被上海是管弄新村小学校田径队的教练仲锁贵看中。彼时刘翔放学后在学校操场上玩耍奔跑,在一旁的仲教练发现刘翔跑步时很轻松,踝关节力量充足,且双腿开合角度较大、步幅很宽,仲老师当即断定身材匀称的刘翔具备练体育的基础。


02.jpeg


  彼时尚为年幼的刘翔当然不是直接开始练习110米栏,事实上他首先接触的项目是跳高。跟随仲教练进行了两年的跑步动作和身体素质练习,刘翔在8岁的时候被顾宝刚教练看中,选入上海市普陀区少年体校,后来一举拿下全国跳高比赛的冠军。经验丰富的顾老师在后来接受采访时候说过,刘翔“人长、跟腱长,脚弓弯度大,属于那种很少见的弹跳型脚弓;另外他的大脚趾长,说明他拥有惊人的爆发力。”


  哪怕身体条件出色、天赋异禀如刘翔,也曾遇到过发展的瓶颈。


  1999年以前,刘翔虽然屡次在全市乃至全国的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但曾因多种原因辗转在田径场之外,去练习排球,甚至曾离开体校,转去学了一段时间的文化课……直到顾宝刚教练将刘翔推荐给教练孙海平,刘翔这才回到体校,开始专注110米栏的训练,也成为了上海市田径队的一员,继而加入了国家队。


  华东师范大学素有招收田径特长生的传统。2001年,刘翔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进入了华东师范大学法政学院法律系,读大学本科。与学业同步进行的,是刘翔在进入国家队后在世界各地的参赛经历——2000年10月,刘翔还在智利的圣地亚哥参赛,11月又前往了法国里昂;2001年5月,刘翔在日本大阪参加东亚运动会,8月来到北京参加世界大运会,并收获了他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开始进入了他的辉煌赛道。


  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拿金牌、破纪录,刘翔一直超越着自己。


  只是鲜有人知道,刘翔在本科毕业后曾获得华东师范大学给予的本硕连读的机会,但由于忙于备战和比赛,刘翔一直没有机会完成这段学业,直到他2015年正式宣布退役后,才再一次回到学校。


  更鲜有人知道,对于体育生来说,文化课和训练——或者说学科道路(主要指一般的通识教育加上专业通识教育的理论性课程教学)和术科道路(主要指体育项目技能技术教育的实践性课程),一直是两个泾渭分明的差异化选择。成为体育生的前提一定是在幼年或青年时期便开始接受专业体育技能学习和训练,持续性保持良好的运动竞技状态和水平。


  体育生的学业和训练一般是穿插进行的,如果体育成绩出色,那么文化课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职业比赛让路,为职业运动员留出充分的专业发展空间。同时,许多体育类院校为奥运冠军开设冠军班,这其实是文化课程的一种补足,拓宽退役运动员日后的发展道路,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让运动员专注训练的方式。


  另一个典型例子是CCTV5主持人杨健,他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解说刘翔夺冠的比赛,一句“刘翔赢了,刘翔创造了历史”响彻了大江南北。杨健也是一位体育特长生,他从9岁开始便进入北京某体校练习中长跑,后改为练习短跑跨栏。在校期间,杨健最好成绩是15.1秒,差0.1秒达到全国一级。


  之后,杨健以体育高水平运动员身份特招进入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并在2000年央视可口可乐解说员大赛中脱颖而出,顺利进入央视,成为体育频道的名嘴。而另一位CCTV5主持人沙桐,则是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毕业,没有任何体育背景。


  据一位北京体育大学新闻系毕业生介绍,北体校内大量体育特长生从事术科学习,平日除了一般性通识教育的文化课,其他的课程都是专业的体育训练;极少量体育生在大学专业选择学科学习,这些人通常文化课成绩较好,学习学科专业更利于他们今后的发展。而在北体内,学习学科专业的多数是非体育生,这部分专业包括心理学、语言文学、体育指导与管理、运动人体科学、体育经济与管理等,平时没有体育训练,只需学习理论课程。


  这位毕业生还给笔者讲了这样一件事儿,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举办前夕,杨健的任务是解说奥运会部分田径项目的比赛。为了这次解说,他曾前往北京体育大学找了几位田径专业训练老师,说想去学校看看课,看看训练,“有些专业的东西有点忘了。”当时杨健是这么说的。


  “不是所有体育生最终都能走上大的比赛场,大量体育特长生毕业后面临转型的抉择。”这位北体毕业生介绍说,体育生毕业可以留校做老师、做教练,或者自己去学校教授体育课、去健身房当教练,专业对口的工作都是和体育强相关,或者干脆直接转型,“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在北体学习武术专业的学长,后来在链家做中介卖房子了。术科专业转型到文化课专业可以通过学习补课,但是术科专业包含大量专项训练,普通没有经过训练的非体育特长生是不可能进入术科专业重新开始练习的。”


  由此看来,运动员这个职业具有极高的专业性,除了单独的培养以外还需要大量的时间进行训练。成绩突出的进入国家队,继续进行专业的训练和比赛,成绩没那么理想、或职业生涯不顺利的情况下可以选择一些体育行业相关的外围职业,或者索性离开体育专业。但这个过程不可逆。


03.jpeg


  仍待分明的电子竞技教育体系


  “从业体育”的两条路已经很清晰了,但是电子竞技的从业道路远没有那么清晰。


  职业选手们在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就是职业运动员。目前的职业选手们也都是在青少年时期开始接触游戏的。几乎每一位上古时代的电竞选手都有过一段相当长的混迹于网吧的时间。


  人皇Sky第一次接触《星际争霸》在1998年,那时的他只有13岁,而仅仅三年后,他就加入刚成立的Home战队,成为主力队员之一,并开始参加比赛。在网吧不断的训练为Sky日后的成就打下了基础,而他首次在WCG上夺冠也只有20岁。


  TI4冠军Sansheng在10岁的时候就开始疯狂迷恋游戏,初一的时候为了去网吧甚至逃课,他因为打游戏厉害在附近网吧还出了名,很多人打游戏过不了关的时候都付钱请他去打。16岁的时候,Sansheng因为打游戏而无心读书,放弃了高中学业。


  用“野蛮生长”来形容过去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教育和青训经历再合适不过,他们大多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选择走上电子竞技的职业道路而早早放弃了学业。这也是从业电子竞技被误认为是不务正业的根源。


  电竞周边行业的从业者也没有对口的职业教育,多数是专业五花八门的电竞爱好者。


  ImbaTV创始人BBC是电子竞技最早的一批主持人兼解说。高考时,BBC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交大机械工程与制造专业。高考结束的暑假,他第一次接触到电脑,《红色警戒》成为了BBC电竞生涯的启蒙。


  大学期间,BBC沉迷游戏不能自拔,心思完全不在学习上,挂科、留级、退学接踵而来。选择复读之后BBC考入复旦大学医学院,7年本硕连读,没想到中途收到了妖魔向他抛出的成为电竞主持的橄榄枝,“我大概考虑了十分钟吧,就答应了妖魔。”BBC后来描述当时的情景这样说。


  Sky在网吧训练,Sansheng辍学,BBC十分钟决定人生道路,凭借的全是对于电子竞技的一腔热情。


04.jpeg


  这些人的“野蛮生长”正是因为电子竞技当时蛮荒的尴尬处境,没有对口的职业教育,也没有相关的培训。在当前的电竞教育出现之前,俱乐部青训一直担任着职业选手的选拔和培训工作,经纪公司和直播平台则肩负着培养和发掘解说的工作。


  虽然电子竞技的从业路线尚未像体育行业一样明朗地区分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职业选手都是在青年时代开始接触游戏并显现了过人的天赋。EG战队的天才少年SumaiL从8岁就开始接触DOTA,12岁便辍学,立志要进入职业圈。获得TI冠军的时候,他只有16岁。


  我们看到,目前许多退役的早期职业选手已经开始转型,可能是像Gemini一样转型当教练,也可能想Sansheng、战神7一样转型做解说,也可能像Sky一样开始了创业的转型道路。职业选手像电竞周边或其他行业转型的例子存在,但我几乎可以肯定,和体育行业一样,这条路是不可逆的。


  电子竞技的体育属性已经非常明显,当前电子竞技行业进入了发展的高速路,这也意味着不论是选手还是解说、执行等其他行业,专业性都在不断提升,职业化进程都在加速。电竞专业教育的出现正是很好的证明。


  电竞专业教育应该更注重学科教育


  虽然当下电竞教育还处在起步阶段,但已经走在学科和术科明确分开的路上——术科的学习,即职业选手的培养大部分还是由俱乐部及其青训队伍来完成;而学科的理论知识部分,可以由目前已经出现的电竞专科职业教育和培训机构来完成。


05.jpeg


  正常学生十七八岁左右的光景正是高中毕业,选择接下来的职业教育的时候在某种意义上正是在选择未来的工作方向。


  但是根据前文的论证,从传统体育的经验来看,职业体育(电竞)选手的培养受制于大量因素,天赋、训练、理解程度等。在选择职业教育方向的时候,如果之前你并没有大量游戏练习的基础,从这个节点开始接受电竞术科教育,向职业选手的方向努力是行不通的。


  因此,目前面向未来从业的电竞教育应该更加着眼于学科教育上,为电竞行业输送职业选手以外的专业从业人员。


  电竞的学科教育则和体育和其他行业一样,不具有明显的门槛。当前的电竞人才市场中,大部分从业和潜在从业人员大多为电竞爱好者,少数人接受过管理、市场、执行的相关专业教育,但尚未出现电竞管理、电竞市场或电竞执行的职业教育细分,因此电竞的从业者没有所谓的“科班出身”的专业人士。


  职业选手需要更加早期的专业技能培训,培养其他电竞从业者的重任就落在了当下的电竞专业教育上。电竞教育也正应该去弥补目前市场上的这部分人才缺口。

课程排行

  • 1